书海阁

繁体版 简体版
书海阁 > 血色之月冉冉升起 > 第四章 两清

第四章 两清(1 / 2)

赵天义回到家非常疲乏,钻进被窝一觉睡到了中午。

赵天义起床后走到院子里,看到还在忙活的赵翼德,发现赵易德的腿比前几天瘸得更凶了,眉头一紧。

赵翼德抬头看到父亲站在门口,不安说道:“水烧着了,马上就可以下野菜了。”

赵天义面带笑容的向儿子走去,这下可把赵易德吓坏了,因心中的胆怯步步后退。

赵天义和蔼道:“别怕,你是我儿子,我想看看你腿伤怎么样了。”

赵天义手足无措站在原地。

赵天义继续说道:“别怕,我是你爸,你是我儿,让我看看你腿伤怎么样了。”

赵天义来到儿子面前,蹲下身,缓慢卷起儿子裤脚同时嘴里还不停说道:“儿乖,我轻轻的,轻轻的,轻轻的。”

看见伤口那一刻,赵天义下意识的闭了下眼睛,伤口已溃烂,血肉模糊、触目惊心。赵天义也没有想到伤口会那么严重。

起身后摸着赵易德脑袋说道:“没事,爸会帮你治好”

一切来的太突兀,赵易德眼神里充满了茫然。

赵易德继续说着:“厨房里有药水,走,爸带你去敷药”。

赵天义扶着儿子来到了厨房灶头前,突然神色大变,一把将赵易德按倒在地,从灶头里抽出燃着烈火的木材对准赵易德伤口烫下去。惊天的惨叫,疼痛难忍,赵易德疯狂用头撞地。赵天义将灶头的毛巾堵住赵易德的嘴,这样的叫声刺得他耳朵不舒服,现在不管怎么烫被压在身下赵易德也难发出刺耳的惨叫声,现在发出的更像是畜生临死前的哀鸣

树林里,密密麻麻的坟堆,赵天义跪在父亲的坟前双手合十说道:“我老子啊,我这次来,吃的也没带,你也别怪我了,用刘飞龙的话来说,这都什么世道啊。大家都不容易了,刘家的猪都野菜了,你看看,你看看,这都什么世道啊。我老子啊,我这次来是希望你保佑你孙子的腿别废啊,我已经帮他用火消毒了,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他不成瘸子,他要瘸了就没有人能帮我干活了”。说完磕了三个头离开了。

睡吧,睡吧,在梦里,他能忘却这一切伤痛。

赵易德瘦小的身躯承受着父亲一次又一次的暴行,这一年的寒冬格外冷了。

四哥挥着拳头,和父亲扭打在一起,每当这个时候,赵易德都会上前抱住父亲的大腿,狠狠咬住父亲的肉死活不松口。记得第一次没有经验,被父亲一脚踹飞。接下去的每次赵易德都将父亲的腿当树根一样紧紧抱住。现在的四哥还需要赵易德帮忙才能打赢父亲。难忍腿上被咬的痛,父亲分神,被四哥重拳挥倒在地,下面就是一通乱踹,赵天义也学着四哥的样子疯狂乱踹地上打滚的父亲。四哥嘶哑着边踹边骂:畜生,畜生,你个畜生

脚裸一阵剧痛穿心而来惊醒了睡中的赵易德,现只觉得全身滚烫,头也快炸了。腿无法触地,他不能如往常般在黑暗中去填饱肚子。只有紧闭上眼,继续睡。

惊声尖叫划破长空,打破宁静。四个孩子都被吵醒,只有赵易德猛的起身,手心已出汗,没有脚步声,没有脚步声,没有脚步声,还好这次如他所想,没有脚步声,总算松了口气。

转眼半月已过,赵易德的腿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加重了,整日撑着棍子在院里帮着父亲忙活。赵天义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毒也消了,怎就不见好转呢。直到三日前当他卷开赵易德裤脚时,只觉得胃中一股不可压制的力量由下往上冲涌,他恶心,那伤口让他恶心到想吐。在赵天义心里,这娃儿腿是废了,但能怎么办呢?这几天他一直想,这该怎么办?夜深人静,躺在床上的赵天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的脑子里一直在想:这娃儿,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瞬间脑中灵光一现,这不是有人还欠他钱吗,此人正是他的亲弟弟赵天起,这不就解决了吗。

天亮起床后的赵天义,迫不及待等待着天黑,只有天黑才能上路。两兄弟的家虽说都在同村,但相隔较远,差不多要30分钟左右才能到。夜幕降临,行动不便的赵易德被父亲扛在肩膀上,他不知父亲要带他去哪,他连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谈问父亲了。夜路难行,再加上扛着人。

赵天义喘着粗气说道:“等下,去赵天起家,就是你三叔家。你到了,站在原地不能动,不能说话,晓得不,不能动,不能说话。”

赵易德颤抖着:“好的”

赵天义再次提醒道:“如果你敢动一下,我把你另一条腿也烧了。”

赵易德听到这里毛骨悚然:“我不动,不动,不说话。”

赵易德从没见过这个三叔,只是听四哥说过,父亲还有一个弟弟,不过他们之间从不联系,好像有仇,有什么仇自己也不知道。走了差不多40分钟左右,赵天义带着儿子来到了赵天起家,正准备上前敲门就被看门恶狗唬住。

赵天义在门口大喊:“三弟,三弟,我是大哥,我是大哥,开门啊。”

早已入睡的赵天起和妻子刘红梅被吵醒,这八辈子不联系的亲戚今天怎么来了,也不知什么事。

赵天起点起煤油灯和妻子一起出门,看着屋内燃起微光,赵天义再次提醒身边儿子道:“你不能动,不能说话”。

赵天起推开木门,看着眼前的哥哥带着一个小男孩,不知到底有何事。

赵天义好声好气道:“兄弟啊,好久不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