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阁

繁体版 简体版
书海阁 > 风解沧华 > 第十一章 暗生情愫

第十一章 暗生情愫(1 / 2)

“不错。”听完楚闻的讲述,霍梅寒赞许道,“古人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越是到生死攸关之际,越是能激发人的潜能。”

“少年伏虎……”霍梅寒笑道,“这若要传出去,必定会成为一段佳话。”

“我感觉到现在已经能够很好地掌控自己的实力了。”楚闻握了握右拳,说道,“而且‘昙花一现’这一招我也能很好地运用了。”

“重压之下必有所得。”霍梅寒又叮嘱道,“不过你未来还是得要注意点,不是每次都能像这一次一样化险为夷的。”

“对啊,这也太危险了!”尹子卉一直在旁边认真听着,当听到楚闻坠崖和伏虎一事,不禁脸色发白、惊呼连连,紧紧地握住楚闻的手掌,眼中满是关切之意。

“嗯嗯,我知道了。”楚闻心头一暖,下意识地也握紧了尹子卉的素手,如柔荑一般娇嫩。

“早点休息吧。”霍梅寒起身说道,“你手受了伤,这几天就先不要练武,休养一段时间吧。”

楚闻听到不要练武,顿感雀跃:“好耶!”

霍梅寒一挑眉,心想你这小子就这么讨厌平日里的训练么,然后又补充一句:“但是每晚的药浴不能停。”

“啊!”霍梅寒哀嚎道,他最烦的正是这每天的药浴。

“啊个屁!”霍梅寒爆了句粗口,“你也不想想,得亏了这三年来的药浴极大地提升了你的身体素质,不然就凭你这地煞境刚入门的力量能够打死一只老虎?”

地煞境一共分为入门、有瑕、无缺三个层次,而楚闻刚刚跨过地煞境的门槛,自然是属于地煞境入门。

“哦……”楚闻识趣地应道。

霍梅寒又跃上房梁,缓缓睡去。

尹子卉熄了烛火,回到床铺上,为楚闻和自己盖好了被子后便躺下。她笑吟吟地贴近楚闻的耳畔,柔声道:“小楚闻真厉害,老虎都能打死诶。”

感觉热气瘙痒着耳朵,楚闻有些心猿意马,一股热血蹭的翻涌上来,侧过身来面对着尹子卉,豪气道:“嘿!这算什么,以后我还能更厉害呢。”

尹子卉伸出手,在楚闻的脸上捏了一把,笑道:“说大话谁不会啊!”

“哼!我这么努力练武,以后一定能变得很强的。”楚闻不服气道。

“你这么想要变强是为了什么呀?”黑暗中尹子卉眨了眨眼睛,突然问道。

楚闻沉默了,过了一会才开口道:“我想保护我爱的人,我想帮我爹我娘查出真相,讨回公道。”

“还有,我要向你证明我会变强。”楚闻迟疑了一下,又补上一句。

“向我证明么?”尹子卉揉了揉楚闻的脑袋,“那你未来会保护我么?”

“当然会!”楚闻拍拍胸脯,毫不犹豫道,“子卉姐也是我最重要的人!”

“哦?”尹子卉欢喜道,“那你可要加油哦,爷爷那么强,你可不能太差了呀。在我们那边只有强大能干的男孩子才能讨得到老婆嘞。”

尹子卉也许只是无心一言,单纯地想鼓励楚闻,可这番话传到楚闻的耳里,却令他顿时血脉偾张。待到尹子卉悠悠睡了过去,这句话仍旧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

“对!我长大要娶子卉姐做老婆。”孩子的想法总是这般的大胆和和单纯,楚闻轻嗅着尹子卉发梢的幽香,在心中萌生出这样的一个念头,一枚情愫的种子悄然间埋了下来。

尹子卉在葬风谷养伤的这一年里,每天都和楚闻形影不离,楚闻扎马步、练武的时候她便在饶有兴致地坐在旁边观看,不时逗弄一下小黄狗。他俩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黄花菜”。

尹子卉的伤养好了,她也该离开了。这天尹案来到谷中将接尹子卉接回了家,不过尹子卉时不时还是会跑回葬风谷来找楚闻玩耍。

“小楚闻,前两天我们村子里来了个白胡子老爷爷,他跑到我家来说是霍爷爷叫他来教我练武的。”尹子卉这天陪着楚闻在后山采药的时候说道。

“嗯?”楚闻一怔,旋即边想起当初霍梅寒曾给自己的一位同样拥有凛泫之体的好友写过一封信,想来尹子卉口中的白胡子老爷爷便是他了,“怎么样,他教了你什么么?”

“没有诶。”尹子卉摘下一片活血化瘀的地三金,说道,“那个老爷爷掌心和手背上面摁了摁,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说他在什么江湖上还有事情没有解决,要再过上一阵子才能来收我为徒。”

“这样么?”楚闻道,“有点可惜诶,话说习武好像越早越好。”

“其实我练不练武都无所谓的啦。”尹子卉倒是并不在乎。

楚闻惊讶地说道:“为什么啊,能够学一身本领这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保护别人啊。”

“我不是有你保护么。”尹子卉将颊边散落的青丝撩在耳后,甜甜一笑,揶揄道,“还是说小楚闻你说话不算话。”

“哪有!”楚闻正了正身,大声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尹子卉看着楚闻表情严肃认真,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掩嘴轻笑,清悦动人,“好啦好啦,姐姐相信你啦。小屁孩一个还学人家君子来了。”

楚闻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又继续再地里挖着药,嘴里说道:“师父已经把七十二路迷踪拳和他的千山腿法全部教给我了,可这两门功夫我都练了有四年多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教我新的武功。”

“你也别急吧,霍爷爷自然有他的道理。”尹子卉说道,“他可能是怕你一下子学太多顾不过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