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阁

繁体版 简体版
书海阁 > 风解沧华 > 第五章 谷中苦学

第五章 谷中苦学(1 / 2)

半个时辰下来,楚闻的两腿已经几乎丧失了知觉,到最后动弹不得,还是被霍梅寒给提回了屋。其实若没有牛角麝炎叶的帮助,这么长时间的马步,又岂是楚闻这种孱弱的孩童之躯能够挺得住的。

“这才蹲了多久,就成了这副模样,当初你父亲并没有教你习武,现在导致你的底子太差了。”霍梅寒敲了敲楚闻的头,严厉道。他伸出手在楚闻腿上几个穴位揉推了数下,楚闻只觉双腿的酸麻之感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闻兴奋地站起身来踢了踢腿,拍手叫道:“师父,这是什么,好神奇啊!我也想学。”

“以后清晨你扎完马步就在屋里熟读各类藏书典籍。”霍梅寒没有理睬楚闻的话,而是丢出一本书给楚闻,“这段时间你就先看这本书。”

楚闻将书捧起,书册很厚,极为古旧,书页已经泛黄破损,封面也没有书名。楚闻好奇地翻开一看,但见书中所记载的尽皆是世间所存的奇花异草和各类药材。

此书详细地描写了各种药草的药性、作用、形貌等等,甚至还配以手绘的图画进行辨认。

“这书上所记录的所有药草你都得熟记于心,待你能够熟练地辨识出它们,我就会让你上山去采摘。”霍梅寒对楚闻要求道。他又想起什么,指了指角落处的木柜:“还有那柜子里都是我的藏书,其中有本菜谱,你拿出来学着去劈柴生火做饭,以后我俩的饭就由你负责了。”

“能吃就行!”霍梅寒又补上一句。

“嗯嗯!”楚闻用力地点了点头。毕竟是孩子心性,书中所绘的奇形怪状的药草勾起了楚闻浓厚的兴趣。一时间,他竟深深地陷入其中。

霍梅寒见到楚闻如此有兴致,也是感到颇为欣慰,便不再多说什么。他披戴好蓑衣箬笠,左手提起竹篮,右手握持鱼竿,走出竹屋来到湖边。脚底气旋陡生,霍梅寒施展起“青萍凌尘”点在水面,几下腾跃就落入湖中扁舟上。

将东西在舟中放置好,霍梅寒盘膝坐下,依旧不挂鱼饵,直接轻甩鱼竿,鱼勾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后落在湖里。

风吹舟动,小儿苦读,老翁坐钓,一切,静极了……

楚闻自小就在梁素玥和楚峙的教导下读书识字,所以说楚闻虽然年幼,但是却也能大致看懂书中内容,偶遇不明,他便先行记下,之后再向霍梅寒询问。只是霍梅寒对楚闻要求极为苛刻,有时问到楚闻一些药草知识,楚闻答得生疏一点便会惹来霍梅寒的破口大骂。甚至如果楚闻半天打不出个所以然的话,性格乖戾的霍梅寒可能会直接给他一耳光。

不过楚闻从不记恨霍梅寒,他只觉得是自己不够用功,偷偷抹完眼泪就又继续回去反复地去记背书中内容。

至于烹调做饭一事,好在楚闻悟性远超常人,虽然起初总是将菜炒糊炒咸,灶台上便如永和边境战事一样激烈凌乱,但后来渐渐地楚闻把握了其中的诀窍,开始得心应手起来。

“笛,七孔,竹筩也。”上午霍梅寒坐钓回来后,下午就选择教楚闻奏笛,“笛之涤也,可以涤荡邪气出扬正声。”

“一支笛子主要由笛身、笛塞、笛膜、笛孔、海底、缠丝、飘穗、镶口几个部分组成。”霍梅寒取下窗边竹笛向楚闻展示,“当你习得音波攻伐之技并与笛乐相结合,那这笛音便能成为杀人技,而这威力的强弱便取决于你内功修为的高低。。”

“当然这也不得不提到笛韵,演奏时的笛韵不同,这产生的效果也有很大的差别。”

霍梅寒竹笛就唇吹了几声,顿时一道尖锐凄厉的笛音穿刺而出,带着金戈铁马之势,气吞万里如虎。楚闻感觉好似有嘶吼呐喊声在在耳边萦绕,恍然间仿佛置身于血流成河的疆场,处处白骨堆积,尸横遍野,一股猩红之气弥漫上来,令人窒息。楚闻摇摇头,面色惊恐,感觉极端难受。霍梅寒点到为止,笛音忽止,楚闻猛吸一口气,仍旧心有余悸。

“这便是笛韵,笛韵由心而生,当你能将笛乐与自己的身心相结合,笛韵便于此而生了。像我刚刚吹奏时所凝聚而出的杀伐笛韵,与强大的音波攻伐之技相结合,可谓是相得益彰。”霍梅寒说道,“刚刚我只是单纯吹奏笛子却没有附着任何的内力和音波之法,不然你是片刻也难以承受。”

“再给你感受下另外一种笛韵。”说着,霍梅寒气息下坠,再次奏笛。

悦耳的曲音淌过,如水轻柔,楚闻只感觉沐浴在暖阳之中,又像行进于空山林荫道上,静听百鸟啼鸣,坐看云卷云舒。朦胧中梁素玥和楚峙也都回来了,楚闻揉了揉眼睛,哭喊着:“爹!娘!”他向前扑去,却扑了个空。

霍梅寒停了吹奏,看着发愣的楚闻说道:“笛韵真正达到高深境界,便可以做到乱人心智。当年,我曾遭数位高手围攻,就凭借一曲《广陵散》将他们击退。”说到这,霍梅寒面上流露出傲然之意,这笛乐是他的绝学之一,二十年前江湖上谁人不晓他笛圣之名。

楚闻揩拭了眼泪和鼻涕,说道:“师父,我想学。”

霍梅寒点了点头,手把手教起楚闻奏笛的指法和气息的运用。楚闻天资奇高,很多时候只需霍梅寒演示一遍,楚闻便能领悟。即便苛刻如霍梅寒这般,对此也是惊叹不已。

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寒冷漫长一些,饶是湘西地理位置位于南方,却依旧被凛冽之风所笼罩。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天穹阴沉沉的,有时数日不见放晴。

暮色四合,霍梅寒让楚闻烧了盆热水放在屋子正中央。然后从床底取出一个很大的布袋,掏出各种各样的草药投置在水里。其中有许多草药楚闻还在上午翻阅书籍时见过。

“铁犀花、独雪藤、洛枳芪、竹筠斛……”他轻声念道自己所认识的草药,竟然大部分都是些凝气洗髓、壮筋骨的药。甚至到最后,楚闻还看见霍梅寒又将一片牛角麝炎叶投了进去。整盆热水在草药的作用下逐渐泛起淡紫色,同时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