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阁

繁体版 简体版
书海阁 > 都市之从经典中觉醒 > 第5章 大明往事4

第5章 大明往事4(1 / 2)

“朱先生,你这个佃户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儿子在大街上也是鬼鬼祟祟的。现在咱们考核严格,主要里长压力大,一方面要镇里推选才能上,一方面上级要考核,不过关能直接被免,双重压力,不好做啊。这治安也不做好,也是双重压力,他老人家不放心,老百姓不也不安心,我们就倒霉了。胡大红现在刑满释放,每周要写检讨材料,就不配合不识抬举,每次我们在亭里帮他做假材料太累,不做指标不过关。这次抓他儿子就要给他点颜色看看。”离大家很远后,施亭长小声地说。

“胡大红是我佃户,回来后一直守规矩,我回去说下他,对你们捕快要积极配合嘛,接受改造。”先生听出了意思,愿意帮忙。

“朱先生,由你去劝劝最好,你出面肯定他给你面子,这小子犯了几次事,你要注意看他是否学坏了。”施亭长的目的达到了。

“这小子,也是我学生,我肯定多留意。”

“这小子年纪很小,也没证据,既然朱先生能作证,那就放了。”施亭长走回人群里大声说。

先生的劝说担保下胡军最终还是被释放了。胡军从此产生了对亭长的报复且隐藏在心里。胡军对施亭长恨之入骨,很多偷来的战利品都被他没收了。

先生也没有确切的证据找到胡军是否偷东西,把胡军送回家的过程中一直教育着孩子。

胡军埋头不语,先生还是那种方式,要想教育好一个孩得先知道他在想什么处于什么环境。几天观察下来明白了这孩子为什么在大街上鬼鬼祟祟的,

胡军的爹胡大红还保留匪性经常在家酗酒,几乎天天和老婆吵架摔盘子。胡军每次走到家门口听到吵闹都不想回去,转身到小帅、小九、小胖、小猪家过夜。有时不好意思去人家过夜,要在街上游几转才厚脸皮敲门。小帅、小九、小猪在源启镇街上合租房上学,小胖家开网吧,平时都是好朋友,虽然是好朋友。胡军也知道不可能天天在人家吃喝,然而小帅、小九、小猪、小胖倒不见外,胡军每次来都要带点好吃的或好玩的来。

这几天观察下来先生没发现胡军偷人家东西,朱先生决定去找胡大红谈谈。

胡大红是先生的佃户,当年朱漫登基后,封父亲朱发为落马王,为了配合儿子的发展工商业而实施新的土地政策,朱发进行折中式的土地新政,迫使地主妥协的同时稳定农民。法定了土地有条件私有,土地虽然归地主所有但必须强制租给农户,落马府制定了统一租金税金,地主只拥有土地的名义上的所有权和实际的收租权。土地又分为私有和皇有,需要规划住宅和工商业用地时落马府对私有土地征用为皇有。首先要求地主付给佃户的预计未来的收入作为补偿,由落马府安置佃户,然后再向地主征用土地。

胡大红祖上就是朱家佃户,新政以后还是分到朱家土地。胡大红以前都住朱家厢房,现在住镇上,种地时开车去,先生到了胡军家,有胡军的妈在制衣厂的收入支撑,家庭情况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先生晚上到了胡大红家:“大红啊,你看胡军都长大了,在教育方面多关心下,少喝点酒。”

胡大红不听劝告:“我在牢里读一本书,我们就是最底层的被剥削对象。每年交你家地租,种出烤烟还要分三五六等被烟站剥削,钱到手了还要上税。我女人在制衣厂上班老板还要扣各种佣金、个人所得税,加班加点,我们算是跨掉的一代。何以解忧,只有烈酒。”

先生好心劝解:“你苦也不能苦孩子,你生下他不应该拉他和你一起受罪,生下来就要负责。你把寄托点希望在他身上,你看他多聪明。你现在日子不好过吗,你没饿死吧,你这是不知足,还要像你爹一样不劳而获。你都读过书,不能再多读点书?我家剥削你了吗,当年不收留你,你现在还能活下了吗?”

这时先生电话响了。

“喂,什么!出事了,我先走了,你一定要对孩子好,否则你会后悔的。”

先生夫人是出车祸死了,先生接到电话后去处理后事。一去就是几个月,孩子们每个周末照常去山上诵经。

在初心洞的右侧一个小黑洞里,大家首先面壁倾诉自己这一周的消极的想法和做法,然后对下周的做出积极的规划。

再共同朗诵经书《祈祷永恒》祈求宽恕,净化自己希望循规又不要受束缚。

李俊面壁倾诉:“永恒的真我,请宽恕这周偷看电视时间太长,请原谅我的懒惰,”

胡军面壁倾诉:“永恒的真我,请宽恕我这周又偷了块机械表,我只是想研究表是怎么工作的,你肯定能谅解。”

这些仪式在先生看来是神圣的,只有神圣才能让人有精神力量。然而这群小孩哪里知道什么神圣,做完仪式在山上打闹。朱礼诚要走了,因为明天一大早还要帮家里收烟,成熟生烟叶太阳出来就很黏手在早上有露水好收割。

朱礼诚走后剩下的站在山上一块大石头上比拉尿高或远;又对着夜空嘶叫,不知不觉嗓子吼干了口变渴了。胡军想到一个解渴的办法。

朱礼诚家种的西瓜熟了,就在山坡上水渠边。于是这群天真的孩子在月明星稀的夜晚里,在胡军的带领下来到瓜地。瓜地在山的斜坡半包围下成半月形;水渠从左面山洞沿瓜地直线向右流过来像一张弓的弦。

这一片有几家人的瓜地轮流看管,最右边拐角处有座看瓜人守夜的小房子。半月的瓜地,山阻挡左边仅有水渠小洞穿过不能过人,看瓜人认为守住右角就能防住小偷。胡军对这一片早就观察过,有了行动的想法。

胡军让李俊和周兴杰守在水渠的下游,离小房子很远的地方在水渠里铺好网。他和刘明利从山上拉着树藤沿山的背面爬到山顶,然后从山坡上滑到瓜地。采了很多西瓜丢进水渠,西瓜沿水渠静悄悄的流进了李俊和周兴杰的网。胡军和刘明利又拉着树藤爬上山,绕道与李俊和周兴杰会合。

大家把西瓜搬进小树林,在月光和蛙声、山下源启镇的路灯和汽车鸣笛中。这是伙伴们第一次亲自“劳动”的收获,以前都是吃嗟来之食。这次是他们吃过最甜的西瓜,不甜的都滚下山了。

李俊很担心:“我们会不会被逮住?”

胡军胆最大,拍着胸膛说:“只有天、地和我们知道,哪个晓求得。”

周兴杰心地善良:“摘得太多了,吃不完,太浪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